陪你吃城中村麻辣烫的人,该是真爱吧!

首页

2018-10-06

  曾经有美食博主写过一篇评测,把麻辣烫归为健身人群可接受的范畴,因为只需挑些蛋白质高避开高脂肪的食物,便可如愿得到一餐好饭。   后来我才发现,实际操作起来,这种概念大抵很扯淡,因为我所见的麻辣烫摊主,几乎都不接受用清水来煮的要求,下锅的瞬间就注定了热量不少。

然而麻辣烫丰俭由人的姿态,却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。

  今夜,带来的故事,亦是那随和的麻辣烫。   ——深夜君  -正文-  串串、冒菜、麻辣烫,这些到底有什么不同?  不同于讲究的老餮与典型吃货,我是不耐记它们之间区别的,习惯统称为麻辣烫。

想来摊主们也不会有太多异议,那些活络豪爽的摊主,可能还会笑着回句:你高兴就好。

  初中那会,早上要在马路边上晨跑。

排队间,班中有个漂亮的小姑娘看到边上的麻辣烫,竟然点了几串。 队伍开跑,那姑娘急了,抓起麻辣烫就跑。 然后,整个队伍都听到摊主在后面大喊:还我签子!还没给钱呢!  至今记得那姑娘满脸通红的样子,不知是跑的还是羞的,煞是可爱。 大早上就吃?这东西得有多好吃?算是对麻辣烫有了印象。   高中时代便已习惯了经常吃吃串串、吃吃麻辣烫。

到了大学,麻辣烫摊前更是常到常吃。 下了最后一节课,几个同学朋友边走边哈哈闲聊着,说到得意处便大手一挥:走,请你们吃麻辣烫。     穷学生时代豪言壮语请客吃的麻辣烫,是个什么景呢?咬一口掺多了面的丸子,吱吱作响地嚼着金针菇,再吸一口浸满汤水滋味的粉丝。

不忘为女生多点一份爱吃的鱼豆腐,而男生则必是要追加一份面的。

吃吃这个,嚼嚼那个,胡侃漫扯、肆意畅想、相伴大笑,总觉得那味特别鲜辣、畅快。   出了校门后,远离了麻辣烫摊,也远离了那份滋味与感觉。

  一般居民小区门口,也摆有麻辣烫摊,占地两平、偏安一角,阵势拘谨而狭促,像极了紧张扭捏的小姑娘,欠利落,不够爽快。

也没摆桌可坐,只能提了就走,身心都放不开来,不易招人喜欢。

  大的,招人喜欢的麻辣烫摊,得从容些,大气些,缓慢些,能坐、能侃、能细语、能漫歌,能肆意舒展身心,才够味。 这样的摊,往往都在城中村里出现。   白天的城中村,多寂静,声响不张。

偶尔几个老人坐着板凳,路边闲话家常。

睡足了的家狗野狗,浪荡着东闻西嗅,在各自的小地盘觅着食。

当午时分,各家馆子里也无几个食客,店主半迎着客、半养着精神。

日头照落下的城中村,围绕着微风淡淡,不庄严漂亮,却颇是有些祥和气质的,像历尽沧桑的半百老妇人,什么都看着,又什么都不说。   夜幕换下白昼后,片片灯色暗黄柔和,城中村像化了妆一样,迅速年轻了起来。 下班的人们,带着言语声疾步归来。 街头巷口顿时熙熙攘攘起来,人潮四方涌动,川流不息。

白天的老人们早回了家,馆子里的店主们,齐齐来了精神,擦亮了眼睛,或在门口殷勤地迎着客,或大声吆喝着今日特价美食堂吃带走皆可。 一片吵杂中,弥漫着最真的人间烟火味。     这时候,大的麻辣烫摊,一家家地早已占据了好位置,挨着拐口的路边上最得关注。

大的麻辣烫摊,占地颇众,能坐下至少两排人,需二三人分工打理着。 路口的风知情识趣,若红唇微嘟轻柔地向路人吹着阵阵香气。

灯光也脉脉含情,将红辣绿鲜的食物打扮着更加动人娇艳,吸引着归家的人暂缓脚步。

  很快,各个麻辣烫摊上围坐了人,空位寥寥难寻。 两排人,面对面坐着,不认识的,根本不瞅对方一眼,却也互不相扰。 只跟左右手边的朋友、恋人,亲昵地边聊着各自的话题,边等着要的食物。

  会经营的摊主,往往是有眼力劲的,麻利地涮着菜,既不耽误手里活儿的同时,又偶尔跟着愿意聊聊的食客漫天四海地瞎侃一番。 话是开心锁嘛,客人更尽兴三分。

选择麻辣烫摊,就要选那些笑容多、会说话摊主经营的,总容易吃得更开怀些。   大抵,一个大的麻辣烫摊,是少不了丸子、肉肠、金针菇、面筋、油麦菜、白菜、娃娃菜、平菇、土豆片、豆腐、豆皮、腐竹、空心菜菠菜鹌鹑蛋、鱼豆腐、甜不辣、木耳等等之物的。 林林总总,不说百味俱全,五六十味,总是能任君挑选的。   满满一碗美味,浇上芝麻酱,淋上辣油,点几滴香醋,热辣芬芳让人大快朵颐。

不够的话,当然可以再接连追加。 对于好食的却又不太挑剔的人们,这样的一个麻辣烫摊,足够满足味蕾,驱尽工作的疲乏。

    但,一个让人喜欢的麻辣烫摊,它能提供的远不止这些。   对于牵手而至的恋人,租房里固然亲密自由,却少了些热闹喧嚣气息,冬季也寒冷些。

挨边坐着热摊前,更暖和。

既能在人群中时而随大众吃一吃齐声叫好的菜品,又能为爱人夹一团入味已深的豆皮,现一遭伴侣间的亲近与体贴。   不用自己费力做饭,又能让爱人吃得更好、品种更多、营养更均衡,侧脸看着他或她正吃得欢快停不了口,你是否会产生一丝这样的窃喜。   最后,把热乎乎的小手插进爱人的裤兜,相伴着悠悠归去。

即使今晚没有皓月当空,没有璀璨繁星配合着应景,明天还是没有香车宝马、权柄在手,又如何?最美的,已经依偎在身边。

  还有毕业后聚首的同窗们,坐在麻辣烫摊头、坐在烧烤摊头边、坐在路边马路牙子边,那些扎堆笑侃、任性高歌和放肆落泪,永远都是出现一次便少一次。   待到功成名就或该装作功成名就的那天,都推拉着进了高档的饭店包间。 满桌美食珍馐,伴着酒香醇厚,却再也引不出那些说了一遍又一遍的话,也再也引不出倾诉了一次又一次的遗憾与回忆了。

冲口敢言的少年,何时又何故,都变得貌似淡然无忧了。   麻辣烫摊,是吸引扎堆人的地儿。 一个人吃的,往往都匆匆打包而去。 当温暖的人间烟火气可望不可即时,看一眼也会灼伤吧。 待到一个人坐不了麻辣烫摊那小小位置时,翻开手机里那繁多的联系人,能一起陪着吃的同事和社会上的朋友,好像一个也没有。

  早就不是学生的你,是绝不肯也不会带着你喜欢的姑娘吃麻辣烫摊的,即使在那里感觉自在随意、人间烟火满满。 压一压这念想,露出标准的彬彬有礼的笑容,仿佛衣冠禽兽地问一句:吃虾好不好?哪吃牛排怎么样?    城中村的麻辣烫摊,最初年轻时出来时习惯它、喜欢它,然后慢慢因为发展越来越好而远离它。 可即使远离了,每当遥遥路过,见那灯光昏黄处,两排坐的人影,望那烟气缭绕热气腾腾,或闻进一丝随风卷上空中的熟悉香气,是否忍不住会驻足想一想。

想一想那个敢把吃了一半的丸子,塞你嘴里的姑娘,去了哪里,过得好不好?想一想有没有一个人会把手插入你裤袋,说:不想总吃虾和牛排了,吃吃麻辣烫好不好,硬拉着你进去尝一尝旧日滋味。   城中村越来越少,而城中村的麻辣烫,依旧还坚实存在。 那摊,在暖暖灯光摇曳下,香气氤氲地存在着。

这存在,真好。